疫情下第一個站出來的香港明星!演過令狐沖,比張學友早封歌神

極品影視電影資訊人氣:1061時間:2020-04-29 09:44:38

原標題:疫情下第一個站出來的香港明星!演過令狐沖,比張學友早封

神龍再現。

誰也沒想到,疫情下第一個站出來的香港明星是他。

甚至刷屏后,年輕人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。

他又消失在新一波信息流中。

4月12日下午,禁酒令和限聚管制依然生效的香港,一個人出現在海港城的“海運觀點”平臺上。

迎著海風,戴鴨舌帽,披古著皮衣,開唱。

許冠杰。

無觀眾,無樂隊。

一部用于調音的蘋果筆記本,就是他最亮眼的拍檔。

攝影機把這場“演唱會”實時直播并錄像,主題清晰:

“2020同舟共濟”。

一個小時,連續20首金曲,老當益壯。

此舉很快就成為華語地區的熱門話題。

你不認識他?

只聽過名字但不了解他?

或者……你愛死了他?

都沒關系。

Sir今天就當一次“粉頭”。

許冠杰是毫無爭議的香港第一個歌神。

在他之后,被公認的歌神也只有一個張學友,加當下的半個陳奕迅。

△ 《沉默是金》堪稱許冠杰、張國榮共同的代表作

這次,線上演出會的曲目首首珠璣。

《獅子山下》《半斤八兩》《沉默是金》《天才白癡夢》《浪子心聲》……

年輕粉絲可能無法感受。

這些歌名,幾乎就注解了一個時代。

于Sir而言,反射出的不只旋律。

還有影像。

許冠杰,唱而優則演。

他的部分歌曲都是經典港片的主題曲,他同時也是歌手、演員兩頭都硬的金字招牌藝人。

△ 《半斤八兩》《天才與白癡》劇照

但是,但是。

整場演唱會,所有人都在等一首歌。

《滄海一聲笑》,出自1990年電影《笑傲江湖》。

許冠杰出演大俠令狐沖。

扮演這個角色的演員何其多,弦易轍、李連杰、周潤發、呂頌賢、李亞鵬、任賢齊、霍建華……

但誰也沒演出許冠杰版的輕盈。

在Sir心中,許冠杰是四兩撥千斤——

既有肝膽相照的俠義豪情,又有放浪不羈的市井做派,完美結合,絲毫不見裂縫。

△ 這一段Sir至少看了一百遍

但許冠杰并不是令狐沖這一角色的首選。

原著對令狐沖外貌的描寫是八個字:長方臉蛋,劍眉薄唇。

約25歲上下。

再看他?

大嘴唇厚,當年42歲,超齡不說,乍一看似乎有混血之嫌(出生于廣東廣州)。

金庸本尊曾表示過嫌棄“老了”的意思。

可奇怪的是。

許冠杰不但沒有帶來之前演市井喜劇難免的油膩感,反而表演猶如極品影視自帶洗潔精、魔力擦。

突顯少年心氣,真正做到了,神似壓倒形似。

在Sir看來,更耐人尋味的是,這一股俠氣只有許冠杰特有,后世演員絕難復制。

不信?隨浪潮之聲再刷一遍。

演員許冠杰。

1990年《笑傲江湖》,是香港電影被反復討論的傳奇之一。

它誕生幕后,就藏著一片混沌江湖。

陣容全是大牌:

導演,胡金銓。監制,徐克。執行導演,徐克、程小東和李惠民。

但你想象不到當時為了厘清這些職位關系,留下多少傳說。

港片影史也記下這一筆:

徐克和胡金銓在拍攝過程中鬧掰,最后實拍的導演有四五人之多。連許鞍華都曾被老胡叫到片場助拳。演員、編劇,一換再換。

比如任盈盈一角原本屬意徐克愛將葉倩文。

后來因檔期沖突,換成張敏。

△ 葉倩文定妝照

最嚴重是導演間的紛爭。

胡金銓在臺灣拍的部分,后來幾乎全被徐克推翻重拍。

兩人分歧,據外界猜測就是創作理念。

胡金銓,北方漢子,對朝堂的政治陰謀有情結,審美上傾向于大氣古樸、沉郁頓挫的風格。開頭血灑屏風的一幕,就是胡的范兒,大內宮殿的蝴蝶效應從此跌宕到江湖。

小徐呢,深受西方電影的影響,香港新浪潮帶頭人。當時就比較“飛”,詭異、先鋒是他的“口味”。

和程小東一拍而合,把動作戲拍得極有想象力。

當時的腦洞至今無人突破:

療毒+肌膚之親+草上飛+蛇攻+鞭功……

也只有徐克能夠在一場打斗戲中,加入那么多天馬行空的元素。

你可能要問——

這些內幕跟主角許冠杰有毛關系?

關系大了。

幾個導演亂成粥,江湖沸騰。

許冠杰則是這混沌中的最大受益者。

他是紛亂的江湖中,唯一一股清流。

論外形,他鬼馬、市井,甚至帶些天然呆。

論出身,雖然父親是樂師,母親也是粵劇伶人,但他們移居香港后都住在屋村,妥妥底層草根。

拍類似《半斤八兩》《天才與白癡》這樣的小人物喜劇,他無壓力。

大俠?

想象不到。

胡金銓偏愛有古典氣質的俊男,許冠杰不是這一卦。

但徐克用演員就愛劍走偏鋒。許冠杰可以演令狐沖,就像林青霞能反串東方不敗,都是創造奇效的險招。

△ 為了平衡林青霞的氣場,第二部就改用更能打,更沉穩的李連杰,但令狐沖的存在感實則削弱

更可以說,徐克要的就是許冠杰這種來自市井的“鬼氣”。

看他的出場——

向林鎮南介紹自己,滿臉堆笑,松松垮垮,大大咧咧,還不把自己當外人。

哪像大俠啊。

明明是個小混混。

但再看他初遇日月神教長老曲洋,也是這般沒正形。

傻笑,手指比“噓”。

哪怕外面有投靠朝廷的左冷禪與其爪牙的追捕,他也不關心這個老頭到底是誰。

所以,許冠杰抓住了令狐沖性格中很重要的一點:

內心強大,與人相處只看一條,能否坐下來喝酒唱曲。

不看立場,不論身份,不尊名聲。憑直覺,志趣相投足矣。

管你是辭官隱居,藏匿秘笈的林鎮南,還是要與好基友劉正風退隱江湖,去耍高山流水的曲洋。

許冠杰始終在笑。

不假、不裝、更不藏有什么深意。第一印象就能拉近與觀眾的距離。

他的笑,是大智若愚,笑江湖人看不穿江湖事。

如果只是笑,完成親民,還不夠。

令狐沖,作為岳不群的得意弟子,有偶像光環。

所以,他又得有hold住場子的氣魄和招數。

許冠杰的辦法不是靠打,是靠唱。

第一次唱《滄海一聲笑》,主唱其實是劉正風和曲洋,令狐沖是跟唱,是和聲。

而到了第二次,令狐沖故意掉包,讓古今福拿錯。

為了證明這就是琴譜,而非《葵花寶典》。

令狐沖一屁股坐在樓梯上唱起來。

又是“滄海一聲笑,滔滔兩岸潮”。

請注意小師妹岳靈珊(葉童 飾)的迷妹表情,其他師弟分立兩隊的表情。

簡直就是許冠杰魂穿在令狐沖身上的live演唱。

許冠杰浸淫歌壇多年的氣場、風骨全然爆開,加之獨一無二的C位白衣,黃霑、顧嘉輝的詞曲,珠聯璧合。

△ 連校長譚詠麟都說,偶像只有一個,阿sam

能不燃?能不如癡如醉?

大明星許冠杰與大英雄令狐沖也完成合體。

從這個角度看,導演要的就是許冠杰這種瞬間收人做迷弟(妹)的魅力。

在Sir看,這體現出當時香港電影極致的務實——

它不標榜藝術高于一切的曲高和寡,也絕不粗制濫造。

愛用紅人。

不論你是歌星或演員,我都能把你用好。

說白了一個詞:職業。

做好一出戲,亮相要靚、氣息要穩,臺詞要清晰,節奏要跟得上等等,殊途同歸。

導演同樣往這方面發力。

動用所有的光影手段,放大魅力值。

許冠杰帶著與生俱來的親民和偶像光環,已然討巧。但碰上了徐克和程小東這兩個腦洞大開的玩咖,就好比令狐沖偶遇風清揚,輕而易舉,彎道超車地成為武林高手。

招數就是,以假亂真的動作場面。

盡管很可能就是武行的替身完成了“獨孤九劍”的場面,但觀眾很自然地記在了演員身上。

這一場戲一定要用粵語發音,鏗鏘有力地念出:蕩劍式。

一股豪氣也隨之蕩漾開了。

港產武俠片就是這樣造夢。

到了第二部《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》,林青霞更不用打了,只需要甩一下衣袖,擺弄一下繡花針,就有了氣吞山河的場面。

被想象力以及賣力武行扶持的大明星,最終成為影迷心中不可磨滅的記憶點。

李連杰過于穩重,缺失靈氣。往后看,任賢齊、霍建華等版本令狐沖,又少了這些“電影魔術”的造化。

一出好戲,少不了大明星。

但做好一出戲,不能只靠一個大明星。

回到開頭的問題。

為什么許冠杰的出現,能讓老一輩感慨刷屏?

Sir以為,我們是通過許冠杰魂穿到香港電影的起點和它的黃金時代。

就拿《笑傲江湖》來說,盡管電影里有胡金銓和徐克兩位大導演battle、分裂后留下的痕跡。

很顯然,胡金銓絕對不會用比較重的筆墨,去拍任盈盈給令狐沖療毒,實則有曖昧的肌膚之親。

但徐克展現這一段,又是他的趣味。欲望,被引入江湖。日月神教的壇主,也是飲食男女。到了第二部,更是大膽的讓令狐沖與東方不敗發生關系。

雖然金庸很生氣,但是對于影迷來講,這一筆卻有別樣的趣味,更加重了東方不敗雌雄莫辨,主宰風云的魅力。

這是回憶留下的噪點——

那些看似不完美,瘋魔、拙劣的痕跡被留在港片里,今天看,反而讓人唏噓感懷。

它們是屬于電影的一部分。

許冠杰稱不上演技派,甚至與二代歌神張學友比,至少缺了獎項的肯定。

但是他的開拓意義在于,真正本土的香港明星一開始就用毫無保留、全掛上陣地支持香港娛樂文化的興盛。

連許冠杰的兄弟們都奉獻出來了。

哥哥許冠文,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。踏入影壇的作品就是李翰祥的《大軍閥》,與艷星狄娜合作。

如果說許冠杰有俠氣,許冠文就是喜氣。

自編、自導、自演的喜劇片《鬼馬雙星》《半斤八兩》《摩登保鏢》等影片,五次獲得香港年度票房冠軍,三次打破華語電影票房紀錄,是香港年度票房冠軍最多的導演。

2016年,他出演臺灣導演鐘孟宏的《一路順風》,扮演一個娶了臺灣老婆的香港人,做出租車司機。該角色還被提名金馬影帝。

許冠文國語說得不靈光,就是導演要的文化疏離感,將港片的喜劇抽幀,變成小人物的時代喟嘆。

獅子山下的草根精神也被平移到臺灣。

有一句臺詞,用的哥身份道出底層人心聲:

現在真的沒有什么想法,每天就是告訴自己,可以開一天就開一天,可以開一年就一年咯。

哥哥許冠英。

2011年11月8日,因心臟病去世,享年65歲。

早年出道,與弟弟許冠www.lysvsxd.com.cn杰一樣也拍喜劇片,出唱片。但是真正樹立個人風格,卻靠一部香港特有的“僵尸片”。

《僵尸先生》,與林正英、錢小豪合作。許冠英扮演膽小好色的徒弟文才。

有一段小插曲,在第五屆香港金像獎上,許冠英拒絕了最佳男配提名,原因是他覺得自己是主演,成為金像獎上“拒絕獎項第一人”。

還有哥哥許冠武,演戲之外,主要負責幕后制作。

四兄弟合起來就是:文武英杰。

他們在香港影壇涵蓋了喜劇、武俠、恐怖、動作甚至香艷等等片種。

唱念坐打,編導演制,電影的重要環節幾乎做個遍。

是真的無所不能?真的是天選之子?

Sir倒覺得不是。

搖滾樂隊Beyond曾為四兄弟作過一首《文武英杰宣言》。

當中一句歌詞形容得精準:

偉大建設我做不到
總有溫馨的一顆心
若你找不到好歸宿
結伴與我也算不錯

這便是曾經香港電影,或者說整個香港流行文化所代表的小強精神。

即——

對權威永遠保持疏離和冷漠。

以逼出個體最強烈的跳動與共振。

所以,在《英雄本色》里我們看到這一幕:

小馬哥說:

我長這么大,從來沒哭過。我發誓以后,再也不會讓人家用槍指著我的頭。

在《喜劇之王》里。我們看到兩個詞:努力!奮斗!

在《黃飛鴻》系列里,我們看到這一幕:不讓列強瞧不起中國人是第一層。更不要讓平民成為朝堂勾心斗角的犧牲品,輸還是贏,不是你們這些老爺說了算。

△ 出自《黃飛鴻之獅王爭霸》

……

太多了。

江湖俠氣,小人物逆襲,市井趣味……都是這種精神的繁衍。

1990年,令狐沖不想成為岳不群貪欲的傀儡,帶著小師妹和幸存的師弟們遠走江湖。

2004年,隱退12年的許冠杰復出歌壇,連開破記錄的48場“繼續微笑”演唱會。

他說:

因為香港經歷過SARS,也有很多樂壇巨星隕落(其中就包括2003年去世的張國榮),很多朋友去世了,那時候我看見香港的朋友不開心,產生了復出的念頭。我很愛香港,也希望香港繁榮,不要變。

2020年,扮演者許冠杰又重新開麥,倡導“同舟共濟”,《滄海一聲笑》再次響起,觀看人數達到225萬人,相對于204場紅館爆倉的數字。

誠然。

許冠杰這“神龍”,無論狀態還是聲線,早已不復當年。

但他依然會出現。

在香港這片土地,和這片土地上的市民最需要他的時候出現。

Sir相信,這份深愛必會傳承。

張學友曾經開玩笑,說自己歌神的神,是神經病的意思。

謙虛了。

又或者說——

“神經病”,不正是許冠杰所代表的,那一代香港娛樂精神的戲謔提煉。

本文圖片來自網絡

本站所有視頻和圖片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,并不提供資源存儲,也不參與錄制、上傳
若本站收錄的節目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,請發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 (我們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。)

? 2019 jpysvip.cc主題設計 京ICP備888888號

電影

劇集

綜藝

動漫

專題

福利

本站唯一域名www.lysvsxd.com.cn凡不是這個的一律為假冒,其余假冒域名經測試都含有惡意代碼,請大家注意不要上當受騙。
时时缩水工具在线 牛操盘 股票历史k线图 街机新快三 安徽十一选五5开奖 福彩3d汇总字谜大全 加拿大28如何技巧挂机 外汇市场行情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海南彩4 1七星彩2019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1001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广东快乐10分8种玩法 pk10缩水苹果手机版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 上海天天选4直播 福建22选5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